缅甸的那个“小天使”

时间:2019-08-16 11:26:24

缅甸的那个“小天使”

清晨,一睁开眼便看到了窗外已经是天光大亮了,看了看表,刚过七点。缅甸时间与北京时间有着一个半小时的时差,此时如果是在国内,我已奔波在上班的途中。这一个半小时仿佛就是专门为来缅甸旅游的人准备的,让他们能好好的休息、放松……于是便再次睡了过去,再睁眼时,已是日上三竿了。

当然,这所谓的日上三竿也不过是九点多而已。在吃早餐时我一直犹豫,到底是咖啡还是像缅甸人那样吃点茶叶沙拉,但最后还是决定试一试缅甸的特色,也算是对来缅甸的一个交代……

昨晚,在大金塔一直坐到十点。看夜色下的金碧辉煌,看缅人的冥想祈祷,看世间的人情冷暖,看红尘的虚浮缥缈。爱煞了这种度身在世外,冷眼看红尘的逍遥感觉。

此刻,站在大金塔下,炙白的阳光照射在金塔上,反射出的金光,逼得人睁不开眼。在大金塔的南门天街里休息,缓解一下因炙晒而疼痛的头。看到小贩卖茉莉花串,买了一串戴在手腕上,让自己也暗香盈盈。

车子在去金塔的路上路过一些很有殖民味道的建筑,破败却能看到当年盛极时的气派。在回市区的时候,我决定弃车而行,顺便看看这一路的风景。

三月的仰光,正值热季,但尚未进入雨季。所以,在树荫下仍可感到丝丝清凉,在林荫道上一路走下去,自在随意。但走过一扇大门的时候,被一脸色黝黑的军人拦住,告诉我不得在路的这边行走,要去另外一边。

我四下张望了一下,前面的路上确实立有铁丝栅栏,上面有告示牌。虽看不懂缅文,但从拦我的军人和铁丝护栏看,我猜想这里应该是军管的地段。如我这般蝼蚁,在北京的中南海外墙还要绕边走,更何况这里。

然而,殖民建筑恰恰在军管区内。我只好放弃照相,以免引来麻烦。记得当年,我在中南海的桥上照了张照片,引来卫戍武警纠缠,让我把胶卷交出来。我与警卫耍赖说根本没有照,只是比划了一下,警卫只好将我放过。

可这里是缅甸,不知为何,我很害怕东南亚一带的军人。越南,泰国,柬埔寨,还有着缅甸,军人的长相都让我觉得凶残。也许与看越战的影片有关,越南军队的隐狠给我留下太多阴影。所以,看到这些穿军装的黝黑瘦小的军人,我就心里发慌,有一种做贼心虚的不安。

一个人出行虽然自由,但也有不便之处,就是没有人帮你分担重量。单是相机包就将我的肩膀压得疼痛,还要负上一个背包,装水,装伞,装书,装一干杂物。背两个大包上路,真的很辛苦。

坐在路边休息时,我看到一个学步小孩儿在地上爬滚,时不时回头看看其母。其母亲越是让她回,她却越爬越远,并露出一颗小小的门齿咯咯笑着,甚是可爱。于是,我帮着把小孩儿抱起,交回她的母亲,小孩儿不乐意,开始吭吭唧唧的咧嘴要哭,少妇赶紧哄逗着她。我给她们照相,并给她们看。小女孩儿看到画面上的自己,乐得直拍巴掌。

少妇将我让进她的小屋,一个很小的裁缝店,她给我倒了杯水,让我在屋里休息。我环顾小屋,墙上挂着一张少女头戴学位帽的照片。少妇说是她的毕业照。缅甸经济不好,就业并不乐观,很多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,她也如此。

只得开一家小裁缝店,维持生计。看她说的平淡,但我却隐隐感到酸楚。和少妇随便的聊着孩子的可爱,她问我有没有结婚,有没有孩子。我回答婚倒是结了,可还没有孩子,也许回去就要一个,因为你的孩子太可爱了。少妇说是啊,孩子就如天使一般。我们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聊着,看着小天使在地上玩耍。

小天使指着我的相机包包,咿咿呀呀,我猜想她还想照相。于是,我又为她照了几张。在镜头前,如此小小年纪,却知道摆姿势,眯眼,拍手。女孩儿鬼机灵,知道液晶屏上的那个小不点儿是她自己,用如藕的小手摸着,欢欣的不得了。当我要走时,女孩儿竟舍不得的开始皱眉,扁嘴。我知道这并非是不想让我走,而是不舍镜头里的自己。

走出裁缝店时,不知为什么,我的心里居然突然有一种舍不得的感觉,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也没有永远在一起的人,该走的时候就要走,不要因为一进的心软而耽误了自己。

就像这个小女孩一样,她虽然舍不得,但那也没有办法,我与她们注定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曲终也就是人散时……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123456789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文章